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无锡百姓网 > 资讯杂谈 > 正文

1937年无锡守城战经过:28万国军浴血奋战

发布日期:2016/10/28 8:50:45 浏览:1344

无锡百姓,1937年无锡守城战经过:28万国军浴血奋战 成成烽火之浴血奋战、战火兄弟连浴血奋战、浴血奋战的意思、浴血奋战。

,本文为网易历史频道独家稿件,转载

无锡百姓

淞沪会战中激烈的巷战

1937年10月,淞沪会战中日双方已鏖战二个月,为打开久拖不决的局面,参谋本部与陆军省决定组建一个新的兵团于杭州湾北岸金山卫登陆,与上海派遣军一起夹击中国部队。时间预定在10月30日。

新的作战兵团番号定为第10军,司令官柳川平助中将,下辖第6师团、第16师团、第18师团、第114师团等,同时新编成第4舰队协助第10军登陆作战。但由于部队集结、运输、气候等条件限制,最终把登陆时间定在11月5日。

11月2日,第10军第一梯队第6师团、第18师团在第4舰队护送下离开日本,11月4日夜悄悄进入杭州湾大小金山海域。11月5日拂晓,金山卫海岸大雾弥漫,5时30分日军在舰炮掩护下登陆金山卫。5日夜日军进抵金山城,中国守军奋勇抵抗,但终因弹尽援绝而纷纷败退,其中67军军长吴克仁将军率部与日军血战至11月9日,不幸阵亡。这也是淞沪会战中国军队战死沙场的唯一一位军长。

日军金山卫登陆成功,中国军队陷入被日军南北夹击局面,11月8日晚,蒋介石批准了“组织实施向后方既设阵地转移的决定”,11月9日中国军队几十万人开始大规模转移。原本中国统帅部设想以吴福线为一线依托,以锡澄线为二线进行逐次抵抗。但众多军队撤退时争先恐后,吴福线于19日被突破,战火蔓延至锡澄线,无锡守城战正式展开。

无锡位于长江三角洲平原,京杭古运河穿城而过。北倚江阴,南濒太湖,东接苏州,西连常州,自古就是鱼米之乡。但自1937年11月9日我军从淞沪战场撤退,无锡城附近聚集了从上海撤退来的我军有如下部队番号:第3、9、11、13、15、32、36、44、51、57、58、59、60、78、87、88、102、154、156野战师及税警团计28万人。日寇的枪声彻底打乱了无锡百姓平静的生活。

无锡守城部队为宪兵第一团,上校团长丁树中(湖南长沙人,黄埔军校第4期步兵科毕业,与林彪、高魁元同队同学),该部原驻陇海路沿线,淞沪会战爆发该团随大军前进,驻守京沪杭沿线,团部与第一营驻无锡,第一营中校营长韩楚义,(原名韩坤军校10期1总队3队上尉区队长,后任甘肃省保安第二团上校团长),同日团长丁树中兼任无锡戒严司令。

第二营驻苏州,中校营长张慕陶(湖北鄂城人黄埔军校第5期炮兵科毕业,后任宪兵十五团少将团长),该营第4连、第6连分别配属沪杭、京沪两路。

第三营驻昆山,中校营长李成仁(湖南邵阳人陆军大学将官班乙级第4期毕业后任中央宪兵学校少将教育长)该营第9连配属一线指挥部负责全部战地通讯事务。

团部特务连配属运输司令部,负责军事给养补给的运送监护事宜。

无锡百姓

1937年10月中旬,无锡庆丰纺织漂染股份有限公司被日军敌机轰炸后的惨状。

11月9日金山卫失守之后,为确保无锡城防,丁树中急调苏州的第二营,昆山的第三营回无锡归建。但因战事胶着,交通堵塞,第二营第5连、第三营第9连于上海南翔附近被日军包围,所部几乎全部阵亡,团部特务连也未能归建,仅第二营第6连,第三营第8连回到无锡归建。

11月15日,丁树中下令无锡城进入作战状态,并以无锡戒严司令身份命令∶第一营所属第1连、第2连、第3连分别守备无锡城西门、北门、火车站;第二营第6连与无锡警察局张达所部警察一起守备无锡东门、南门;第三营8连守备光复门。要求各部日夜赶筑防御工事,同时城门增派警戒,严防日军伪装潜入。

11月22日,日军飞机对无锡市郊猛烈轰炸,原驻常熟附近中国军队纷纷后撤,无锡城已能听见隆隆炮声,税警总团黄杰部在惠山山腰构筑临时防御阵地,51师王耀武部进驻城南,58师俞济时一部占领惠山附近永久工事碉堡,主力驻守在惠山北部。102师柏辉章部驻守梅园、充山鼋头渚一线。城外部队虽多,却都不归无锡守军指挥,丁树中倍感兵力单薄,屡屡向上峰要求援兵。

同时丁树中恐散兵游勇扰民,一边搜捕为非作歹的溃军,一边加派人手便衣出城,侦查敌情。午后,丁树中终于盼来援兵,第19集团军总司令薛岳调来15师王东原部一个营划归宪兵第一团指挥,要求丁树中务必确保无锡城防,并要求宪兵第一团归第18军团军团长吴奇伟。

丁树中接令以后,为加强各方联络,立刻派团付张炜前往石门坞第18军团总部负责联络。

11月23日凌晨,日军一部于三房桥以西运河架设浮桥,被宪兵第一团便衣队发现,至日出时将日军击退。上午7时起,日机大批来袭,县政府门前落弹三枚,火车站、惠山、河埒口一带投弹甚多,日军大炮由丁巷上方向南门、光复门及车站等处集中炮击,西门、北门及电话公司亦都中弹。

下午16时,丁树中命令团付沈万千(后任宪兵23团上校团长)率军需主任刘恩澄(黄埔军校第4期毕业,后任闽省保安纵队上校军需主任)等无作战任务的人员,撤离县政府押送全团公文至钱桥。同时第1师、第78师城外防御阵地发现日军骑兵部队,第1师、第78师立刻展开阻击,日军被我军击退。日军随即展开报复性炮击,以重炮向无锡西门、北门、光复门之间民居轰击,多处民居起火,无辜百姓死伤多人。

下午16时40分,日军少量舰艇沿着古运河河道经清明桥摸进我无锡南门,丁树中立即派三营长李成仁携连长欧廷昌(黄埔军校第6期后去台任宪兵中将副总司令)及警察局长张达率部前往堵截,日舰见城内守军已有准备,不敢滞留退出南门,李成仁等人一直追到清明桥,立刻堵塞清明桥河流,并构筑警戒线,严防日军舰艇借古运河航道窜入市区。

无锡百姓

1937年11月26日,无锡南门日军坐船进城,远处可见硝烟弥漫。

11月24日,日机昼夜不停轰炸,市区多处大火。上午8时日军在东亭及周泾巷方向两地各升起二个气球,用来侦查我军阵地,并指挥日机投弹和炮兵炮击方位。

东亭7号桥方向日军在升空气球指挥下,以排炮不停向我守军60师陈沛部阵地炮击,我军也以炮击还击,双方炮战相当激烈。日军步兵在炮击后向我军阵地猛攻,敌我双方展开激战,至中午60师伤兵增多,7号桥阵地左翼被日军突破,赶来增援的90师欧震部被日军骑兵击退,60师师长陈沛下令放弃7号桥退守6号桥阵地。

同时周泾巷方向日军也开始试探性进攻。

当日日舰不停在运河活动,企图寻找机会混入城中,因我军防守严密,未能得逞。

下午13时30分,59师韩汉英部伤兵退至东门外6华里的地区,17点20分,东亭方向59师175旅349团退往杨木桥,原本前往增援的350团也随即后撤,东亭方向59师大部撤退,仅留353团留在原阵地。

同日浜头发现日军步兵活动,

下午15点日军在马家里施放大量烟幕弹,借着烟幕弹向我军据点进攻。我军拼死固守,将日军击退。

下午15点25分,第二营营长张慕陶汇报押送的团给养船于许巷遭遇日机轰炸,特务长邵能斌等人阵亡,给养船被炸三艘。部队陷入武器弹药无补充状态。

24日一整天日军气球在运河以北蒋上及东亭彻夜不停侦查我军阵地。双方炮战也彻夜不停。

无锡百姓

1937年11月26日,日军从老无锡城西门入城。

11月25日凌晨1时,炮战才稍稍沉寂,5时天还没亮,日军对无锡城区多处地点发动总攻,先以重炮轰击惠山阵地,日军在升空气球指挥下射击精度非常高,惠山附近中弹甚多,防御工事几乎全部毁坏。6时,南门之外日军已到达护城河边,向我南门守军发起进攻。同时日军便衣队混于难民之中配合前来袭击南门,守城宪兵部队以手榴弹、步枪与日军对射,将日军击退。

日军见南门一时无法攻开,转向东门。以便衣队化妆难民,企图蒙混进城。又被我东门守军识破。日军见无机可趁于是退往周山浜等待援军。

下午丁树中下令动员无锡全城百姓立刻撤离,宪兵部队一家一家通知,但百姓大多恋家。不愿撤离。

当夜敌我炮战更加剧烈,无锡城内火光冲天,敌军炮火主要炮击我军惠山阵地,彻夜未熄。

无锡百姓

《支那事变画报》中,11月26日日寇从西门进入无锡城的情景。

11月26日上午6时30分,东门外枪声密集,东亭方面59师、60师、90师等纷纷撤离,仅32师王修身部、44师萧之楚部还坚守东亭,15师一部立刻赶往增援。中日双方围绕5号桥、6号桥展开你来我往的争夺战,战斗惨烈,血流成河。

9时15分,32师、44师沿铁路后撤至锡澄路,日军前锋逼近火车站。大炮声、机枪声、轰炸声密如连珠,日军并在河埒口施放烟幕弹,以烟幕弹为掩护,企图迂回惠山包围县城,势态紧急,丁树中命令守城官兵全部投入战斗,双方在全城展开激战。正与敌酣战时,团付张炜自18军团转来吴奇伟军团长命令:“所有宪兵着即相机撤退,并向常州大道集中”。

丁树中道:“我部已与日军全面接战,如何撤的下来。”不久宪兵排长

[1] [2]  下一页

最新资讯杂谈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