返回首页 > 您现在的位置: 无锡百姓网 > 无锡特产 > 正文

相约姑苏品“三白”(上)

发布日期:2023/5/17 8:59:00 浏览:110

来源时间为:2023-05-09

原创沈嘉禄海上梦叠

来源:夜光杯

作者:沈嘉禄

改写、讲述:知足常乐

审核、推荐:丁迪蒙

编辑:王乙其

消息传来,上海轨交将要接通苏州。上海人心心念念要去个动力,是来自苏州个一碗面。宽汤劲道,头势清爽,浇头么,花头经老透个:焖肉、焖蹄、冻鸡、爆鳝、爆鱼、卤鸭、秃黄油、狮子头、罗汉上素,枫镇个大面只勒勒大热天再应市个。金榜题名个是三虾——最好是小镬子现炒,有人讲究半汤。提起姑苏一碗面,上海男人常庄要争得面红耳赤,面还没吃着,馋唾水已经嗒嗒渧了呀。

苏州有忒多个美食勒勒等阿拉,假使初夏轨道交通好通车了,就可以搭“三白”来一场约会。

“三白”全称是“太湖三白”——白鱼、银鱼、白虾。勒我有限个美食经验里向,首先见识个是白虾。伊个辰光还住勒弄堂里,穿堂风夹勒花香,有小贩挑担子进来,箩筐底下头还勒滴水唻。勒水井个边头,伊拿担子卸脱,东张张西望望:“白米虾,要伐!”“白米虾,要伐!”声音卡勒胡咙口,勿敢忒张扬。刚好勒淘米个大姆妈耳朵尖,拿起小淘箩就冲出灶披间:“来,称一斤。”

清代《太湖备考》里讲:“太湖白虾甲天下,熟时色仍洁白。”

白虾,上海人一律叫作“白米虾”,莹莹白玉顶勒一点红,有辰光看到屈身抱子,勿免就咕一声“罪过”。伊个辰光,白米虾勒小菜场里勿大看得见个,小鲜进弄堂赛过是仙女下凡,“普大喜奔”就变成功规定个情节了。白米虾炒韭菜,色彩清雅,过过老酒邪气赞个,碗底个汤汁拿来淘饭也是鲜得勿得了个;白米虾烧豆腐,勾薄芡,浇猪油,撒葱花,是下饭榔头。吃了白米虾,对苏州念念不忘,呒没想到,小贩从苏州乘长途汽车到上海来,一路浪有得几化辛苦。

大约摸要到上世纪九十年代末,上海个小菜场里再看得见白米虾,也有活个个。勒基围虾搭仔斑节虾个夹击之下,伊出彩个空间已经勿大了。饭店里个白米虾以白灼居多,乌目、红顶、长须,主人捏牢仔一撮虾须移到客人个菜碟里,或者叫“提拔”,或者称“谦虚”,是文人雅士个小噱头。

勒苏州个酒楼饭店,白虾仍旧是大众情人,白灼之外,还好剥肉滑炒加甜豆。有趟勒吴江宾馆个江南运河宴浪赏味,吃到了纤柔香糯个白虾干,还有玫瑰香醉炝熟白虾,一干一湿,江南个情调。

银鱼,上海人也叫伊“面杖鱼”,浑身透明、晶莹白皙,勒唐代俗称“白小”。杜甫有首诗《白小》:

白小群分命,天然二寸鱼。细微沾水族,风俗当园蔬。入肆银花乱,倾箱雪片虚。生成犹拾卵,尽取义何如。

白白个,小小个,轻盈如雪花。宋代文人比较务实,留下了“春后银鱼霜下鲈”个诗句,拿银鱼搭仔鲈鱼并列为河鲜珍品。勒清代杨光辅个《淞南乐府》里,则有了歌谣个调性:

淞南好,斗酒饯春残。玉箸鱼鲜和韭煮,金花菜好入粞摊,蚕豆又登盘。

韭菜炒银鱼,伊个勿是写勒农家乐个小黑板浪向个么?湖畔个百姓还拿银鱼称作冰鱼、玻璃鱼、绣花针等等。

作者:沈嘉禄

讲述:知足常乐

丁迪蒙

迪蒙,启迪蒙昧者也。上海市人。原上海大学中文系教师,多年来一直致力于沪语和海派文化的传承。沪语是吴方言的代表方言,是吴侬软语的典范。她既可以用来拉家常,也同样可以用来朗读各类诗歌散文。沪语完全可以书写,同粤语可以写作是一样的。本平台所有文章都是经过改写后,用沪语来演绎的,汉字书写也是正确的。

丁迪蒙所撰写的,与沪语相关的著作主要有:

《学说上海话》上海科技文献出版社

《听听说说上海话》少年儿童出版社

《实用沪语》复旦大学出版社

《上海话绕口令》少年儿童出版社

《上海方言词语使用手册》上海教育出版社

《上海话读成语故事》少年儿童出版社

《囡囡学童谣》,少年儿童出版社

《囡囡学成语》,少年儿童出版社

原标题:《相约姑苏品“三白”(上)》

特别声明

本文为澎湃号作者或机构在澎湃新闻上传并发布,仅代表该作者或机构观点,不代表澎湃新闻的观点或立场,澎湃新闻仅提供信息发布平台。申请澎湃号请用电脑访问http://renzheng.thepaper。cn。

最新无锡特产
推荐:北海 巴彦淖尔 绍兴 空运代码 c1驾考 高低温试验箱 养殖 五金 东莞 上海驾校 新乡 工艺 苏州 家居 泰州 长春 考试 郑州 大理 珠海

欢迎咨询
返回顶部